思远道(高三消失中)

〔想变成更温柔的人啊。〕
——但我希望你对我的第一印象能坏一点,这样我偶尔有点可爱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原来我这种人,还是有可爱的时候啊。
/长弧/文渣/
/高三备考中/每天都在与数物斗智斗勇/

[小王子又回到了那个不大的属于他自己的星球,美丽的花朵见到他开心的笑着颤了起来。这一次的她不再那么趾高气扬,但表达喜悦的方式依旧别扭。
“咳……你,你回来了。”
小王子低首看着他思念了那么久的花未发一言,摸了摸胸口处,那里没有想想中的那么高兴与失而复得。
小王子向美丽的花朵笑了笑。
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了那遥远星球上橘红色的小狐狸。
小狐狸在听到他要离开的消息时只是沉默了一会然后朝他笑,“你走吧。我不需要一个已经被驯养的人来驯养我。”
说完头也不转的跑走了。
小王子抬手,终还是没有挽留。
小王子低头看了看自己曾经伸向小狐狸的手,握了握,什么也没有。
小王子抿嘴,突然有点难过。
#文/思远道#
#你一直以为你所喜欢的,其实也没有多喜欢。#

米尤|追光者

#米尤
#写作业时的一些脑洞段子吧。

〔我愿他永远如孩童般心思澄澈,
远离世上一切苦难与悲伤、黑暗与邪恶,
恣意地生活在阳光之下。

他与我不同,
——他本来就该生活在阳光之下。

                 by米哈伊尔〕

1/
有些人的存在本身就是美好。
尤里可以让米哈伊尔想起四月里的暖阳,八月里的清风。
是光是暖也是救赎。

2/
绝望下的人们总会给自己找些活下去的信仰。
比如上帝之于信徒。
比如尤拉奇卡之于米哈伊尔。

3/
血缘真是种很微妙的东西,
他能让米哈伊尔紧紧拥抱他爱的人。
却也只能紧紧拥抱他爱的人。

4/
米哈伊尔不是很能明白那些花花草草的美好。
但是尤里喜欢。
所以他也喜欢。

5/
再重新遇到米哈伊尔后,尤里曾经暗暗把米哈伊尔比做过大海上溺水人怀中的浮木或者沙漠中濒死人眼前的绿洲,后来想了想自己又否定了。
那些都可以没有,
但米哈伊尔不行。

6/
兄弟俩都不知该怎么处理这段不能言说的感情,
也都曾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暗暗回想过去。
于是感情变得愈发坚定。那是对彼此的一种独一无二,一种非他不可。

7/
尤里希望能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带着米哈伊尔一起回到故乡,
两个人在雪原上搭个小房子,偶尔出去打打猎,也许也会在无聊的时候和哥哥出去到处走走,去拜访拜访久别的朋友,玩累了就再回到这个属于两个人的小房子。
过些只是想想就觉得温暖的日子。

邦良|原罪(短/完)

#邦良
#文/思远道。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吸血鬼伯爵邦×教会神父良

//
天气很冷。
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冬雪一下一下的砸地人脸生疼。四五岁的幼童“咚!”的一声被人打倒在地。围在他周围的是一群和他年龄差不多大的孩子,他们身上穿着新袄,脖颈上带着银闪闪的挂坠——那是教会的信物,他们都是教会忠诚的小信徒。
幼童身上却是单薄的薄褂,又脏又旧的挂在脏兮兮的幼童身上。幼童挣扎着想起身,刚刚弓起了腰就被人一脚踩下去。
小信徒们趾高气昂的指着地上的幼童尖锐的大骂着,指责着他以罪恶的身份进入神殿侮辱了他们的神。
地上的幼童无力挣扎,神情麻木的投向不远处一直站在小信徒身后面露怜悯的神父身上。
许是看到了神父的神情,幼童开始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那鼓不顾一切的态度竟把踩着他的小信徒给唬住了,一时不察竟被他挣脱了去。还不等小信徒生气,就看到幼童手脚并用的爬向神父,双手死死的抱住了神父的靴子,也不说话,只是抬头死死的盯着他。
神父怜悯的看着幼童,然后在他木然的目光中弯腰一点点的将幼童的手扒开,说出的话却比这风雪更冰冷。
“你是你的母亲和人私通所生出的,你的存在便是个罪恶。”
身后的小信徒们开始哄笑,他们被神父以雪大的理由带回温暖的屋内。幼童没动,他就这么呆坐在雪地里,耳朵已经被冻地开始皲裂,脏兮兮的发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
幼童还是没动。
雪渐渐的停了,动物们都还躲在洞穴里没有出来,四周一片寂静,静谧到幼童开始觉得这世界上只有自己。幼童就这么呆坐着,直到视线中出现一双黑皮靴,幼童不知好坏,只知这双靴子看起来竟比刚刚离开的神父脚上那双还要好。
幼童缓缓的抬头,头顶的积雪在这缓慢的动作中竟没有掉落多少。入目是一双血红的眸子,来人的样貌英俊极了,比幼童见过的壁画上的天使还要美,可那人一双红眸却昭示着来人的身份,或者是种族,是吸血鬼。
再知识贫乏的幼童也知道,吸血鬼是以人血为食。本该害怕的幼童却避也不避,直愣愣的看着吸血鬼。开口问道:“你是要吃了我吗?”
吸血鬼上下打量着幼童,回答的语气中竟是有点嫌弃:“伯爵我虽然不挑食,但是却不会随便吃路边看到的脏兮兮的食物。”
幼童听得一愣,抿抿嘴巴接着问:“那如何我洗干净,你会吃了我吗?”
吸血鬼也是第一次遇到见他不跑反而执着被他吃掉的人类,低头看着这脆弱的人类小鬼,道:“为什么执着着被我吃掉?你就这么想死?”
幼童看着吸血鬼不语,他的脸色已经冻的发青,他摸着自己鲜血淋漓的耳朵,过了一会才说:“我是个罪人。”
吸血鬼不语。
幼童看着地上的雪接着说:“我想活着。”
“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想知道莱利说的蜂蜜糖是什么味道的,我想知道自己长大会长成什么样,会从事什么工作……我想活下去啊。”
“可我是个罪人。生来便是罪恶的。我马上就要死了。我希望自己死前能为这个世界有所贡献,哪怕是让被我神厌弃的吸血鬼一族饱餐一顿也行。”
幼童见吸血鬼不说话,脚却动了动,一时间脑海中的最后一根弦断了,不管不顾的起身揪住吸血鬼的衣服下摆,眼泪从眼睛里滑落,幼童大喊着:“你也要离开吗?为什么不愿意要我的血,罪人的血也是充满罪恶的吗?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幼童在吸血鬼冰冷的目光中回过神来,缓缓的松开了吸血鬼的衣服,低头不语。
正在这时吸血鬼却突然附身伸手拽起了幼童的单衣,胸口出一个明晃晃的十字架。
吸血鬼嗤笑,一边用手指摩擦着幼童的脖颈一边道:“有罪人印,果然又是被教会遗弃的人类。能给这么小的孩子打上罪人印,无非就是父母行为不端。”
吸血鬼在孩童怔愣的目光中咬向了他的脖子。
“从现在起你已经死了,从此以后就以一个新的身份追随我,做我最忠心的仆人。”
“本伯爵名刘邦。”
“以后你便叫张良。”

……

张良从此以仆人的身份跟随刘邦进入古堡,一边做着仆人该做的事情一边再在刘邦身边吸取知识,刘邦每天会给张良半天时间去他的私人藏书室学习。
寒来暑往,窗外的松树被染上过十多次的白色,张良已经长大为一个少年。吸血鬼却依旧是年幼时的模样,嘴角常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一旦谈起人类却又会变得很偏激,“人类真该在自己的尔虞我诈中毁灭。”
张良不止一次听到他这样说,后来终于问出口:“那你为什么会把身为人类的我带到身边?”
刘邦的回答是什么来着,哦,他说:“你不一样。”
“你是明明无所作为却被人类厌弃的罪人。”
那次谈话后张良沉默了一个星期,以后听到刘邦再说诸如此类的话,也不再提问了。

大厅里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人痛苦的呜咽声。
等张良快步走到大厅时,打碎玻璃杯的仆从已经快被脖子上的血手掐死。
张良快步走到刘邦身旁半跪下:“殿下,怎么生如此大的气?”
刘邦脸上的怒意一改,目光看向张良,语气竟有些委屈:“阿良,这个不长眼的废物竟然摔了你送我的酒杯。”
张良闻言神色不改,要说这么多年刘邦的变化,便是他对张良的态度。从一开始的嫌弃漠视到现在的撒娇耍赖。张良抬头看着刘邦,道:“我可以为殿下再制作一个更精美的酒器。罗琳斯应该不是故意的,希望殿下能放过她。”
刘邦看着被血手抓在半空中的罗琳斯,思索了一会才笑眯眯的点头,“既然阿良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只好放了她啦。”
说完空中血手消散,罗琳斯还没来得及欣喜,就感受到空气中一阵强压,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便被压成一摊血肉。
刘邦惊讶的看着那一摊血肉,“好像还是不小心把她给杀了。阿良不会怪我吧?”
张良的目光低垂了下去,在流海和眼睛遮掩下的眼睛里闪过欣喜。而后推了推眼睛,掩住目光中的情绪。语气平淡的道:“不会。殿下是无心之过。”
然后在刘邦的目光中离开大厅。
刘邦怎么会知道张良是故意为罗琳斯求情的呢,张良早就明白刘邦喜怒无常的性格,知道别人越是求情他越是要反着来杀了那人。
早就听说罗琳斯喜欢伯爵了。
不枉张良听到这次被责罚的人是罗琳斯后特意从书房赶来大厅。
心底的猛兽是什么时候存在的呢?
张良驻足在楼梯转角处的窗户边,看着窗外的飞雪怔怔出神思考着这个问题。
也许是从我开始叫张良的那一刻起,心底的猛兽便悄然出现了。

……

张良是在二十三岁时离开刘邦的古堡的。
这一年人类教会和教廷发生冲突,神父在双方争执中被偏激的罪人趁乱枪杀。人类王国一度陷入混乱当中。
张良就是在这时选择的离开刘邦。

张良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王国,他说自己是来自天堂的使者,来到大地传播神的福音,他睿智又勇敢,他只用了一个星期边将王国边境一直骚扰不断的吸血鬼赶走。他一头白发由光明染成,他目光虔诚而又神圣。他是王国的希望。

张良在刘邦的帮助下只用了一年变登上了教父的位置。
教会与教廷势力水火不容已是很久。
在张良当教父的时候,两者的形式更是严峻。
张良说他在赶走边境的吸血鬼之后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像一个罪人一样被人踩在脚下践踏。
于是他明白了,神爱万物,生来比人类优秀的吸血鬼更是神的宠儿,人类只有崇拜他们侍奉他们才能从神那里得到额外的关注与祝福。
而教廷却杀死了吸血鬼,他们杀死了神的宠儿。
他们才是罪人。

在张良的号召下,教廷一时间成为了王国的众矢之的。人人喊打喊杀,最后纷纷都被赶出了王国。
张良三十岁那年。王国教廷的最后一名成员终于死亡。教会成为王国最大的势力。

张良三十一岁那年,将吸血鬼大军迎入王国。
三十二岁那年,王国覆灭,整个国家沦为吸血鬼的附庸。

……

张良缓缓挣开眼睛,他做了一场好长好长的梦,长到他像是又过了一遍自己这一生。
入目又是一片洁白。外面又下起雪来。
他今年已经八十三岁了。
刘邦在张良三十三岁时任命他为王国代理后便不再见过他。
他已经五十年没见过那位吸血鬼伯爵了。
正在张良百无聊赖的回忆着自己这一生时,雪白的庭院里突然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人还是以前的模样,分毫未变。高挑着眉头含笑看着张良。
张良的身体最近是一日不如一日,如今竟是回光返照的从椅子上站起,膝行到刘邦身旁,张良抬头看着刘邦,目光里偏执成狂教人看了心惊。
“我知道我对殿下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仆从,但我永远深爱着殿下。”
刘邦看着张良沉默,过了一会才笑道:“阿良你永远是我最喜欢的仆人。”
张良混浊的眼睛里突然滑出眼泪。他低首匍匐在地上亲吻刘邦的袍角。像是一个最忠诚的信徒。

在一片雪白中,他好像又变成了初遇他时的模样。

脏兮兮的幼童直愣愣的看着吸血鬼伯爵,开口问道:“你会吃了我吗?”

张良感觉到刘邦离开了,他的身体越来越冷。
嘴角最后扯出一个笑容。
——感谢你。感谢你的一句喜欢。
哪怕你不愿否认我对你的不重要。


……
END
//


——不算是脑洞,是经历后的一些感慨而发生出的这篇文。我是站在张良角度上的。因为我真的体会过那种感觉。虽然不是失恋就是啦。
深夜码了两个多小时。
码给自己,也码给你们。文里有很多关于吸血鬼的私设吧,因为没有怎么看过这一类的作品所以也了解不多。比如张良被这个吸血鬼刘邦咬了一口却仍然是个人类,会生老病死。唉,都是剧情需要。
再比如我刚开始准备写这篇文,就卡在了开头张良天堂福音这个皮肤到底是神父还是教父,纠结了半天又去百度查,最后定为神父。都是读书少的锅。我道歉。
话唠再结尾又说了很多呢。最后,喜欢看文愉快。
欢迎捉虫。

为了庆祝京剧猫第三季开播糊的。
画不出小青师姐的美丽qwq。
没关系,虽然我画的不好看,但是我不要脸啊。
请不要为难一个业余小画手_(:з」∠)_

裴明|三十天裴明Day8

#裴明
#三十天裴明挑战。
#想看前七天的可以关注一下#裴明tag。因为很冷粮很少。很容易就能找到前七天的故事啦!
#现代paro。高中混混裴×警察明

//
  明世隐无奈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小孩。向左迈一步,那少年也向左迈。向右走两步,这人也跟着向右走两步,反应灵敏又快速。

  要不是时候不对,明世隐简直要夸句少年好身手,不如跟我学算卦吧。

  可现在明世隐正值上班时期,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明世隐无奈的把目光投在少年脸上。还没开口职业病先犯了,目光迅速地打量了一下少年。

  脸庞稚嫩,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很可能还在上高中。头发是金色的,要么染的要么就是个混血。身上是运动服,看起来都是名牌,家室应该不错。人很高,约莫有190+,头上棒球帽倒扣,脸颊上贴有创可贴。

——是个高中混混而且很喜欢做运动。

  明世隐一边整理完视觉信息反馈的消息。一边开口:“小朋友,请问有什么事吗?”

  对面的小朋友冲明世隐笑得格外灿烂:“警察哥哥,我叫裴擒虎。上高三,已经不是小朋友了。”

  明世隐低头看表:“是吗。那么大朋友。你是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裴擒虎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有。很重要的事。我想问一下意图谋杀算犯罪吗?”

  明世隐闻言挑眉。“当然算。”

  裴擒虎闻言道:“那警察哥哥,我从刚才见到你开始就心速加快,心率失调。我觉得警察哥哥你可是意图谋杀我啊!”
  侧头看着裴擒虎接着说:“我觉得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请求,我今天一定会死掉的!”

  明世隐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人赖上了。眯着眼睛微微仰头看着裴擒虎:“什么请求?”

裴擒虎冲明世隐露出个甜甜的笑,“做我男朋友吧。”
 

#思远道
#指绘/金凌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瑞金|差别对待(甜段子)

#瑞金
#随笔。交党费。甜段子。梗源来自海绵宝宝。



//
格瑞讨厌不听他指挥擅自行动的人。
他那种做什么事情都不动脑子一头热的笨蛋。
他讨厌那种做错了事先朝他眨眼撒娇的人。
他讨厌那种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单细胞生物。
他讨厌那种总是对所有事情都乐观以待的单纯少年。


可这些放在金的身上。
他就很喜欢。

艾金|随笔段子(二)

#艾金#ooc是小生的。

#文/思远道。


//

“当初给你编长辫子的那人还在吗?”



[天上的雨越下越大,把长辫子女孩女孩不羁的发也垂落了下去。

她站在一堆废墟之上,看着那人垂下去的手。低首捂脸,放声大笑。]

“不在了,他死了!!他们都死了哈哈哈!!!那个讨厌的世界也不在了。”

……但是啊。

[金克斯愣愣的看着不断低落在手心中的泪水。]

但是啊,

金克斯突然觉得有点难过。

……

[废墟之下浑身是血的男孩费劲最后一丝力气抬手覆上满脸不知所措的金克斯的脸颊。

嘴角扬起了往日般对金克斯的笑容。

七分喜欢,两分无奈。

剩下一分,是纵容。]



“金克斯,我爱你。”

“答应我,活下去。”


————————

没人看也要码系列。真的超喜欢这对了。

小疯子,会发疯的吧。

艾金|随笔段子(一)

#艾金#蛮寒#ooc小生的。

#文/思远道。

#小生LOL玩的特别垃圾,希望别跟小生讨论艾克会不会玩没事蹲下路的小学生行为谢谢。剧情需要。








艾克和小疯子金克斯在一起了,众英雄对此都表示了对艾克的感谢和对两人的祝福。


但上了战场才发现这一对是真的烦。



下路的艾希看着一会来一趟下路抓自己的艾克,心中涌起了一股mmp,“你媳妇儿金克斯已经够凶了不用你来保护了!”

这一分心就被艾克抓了个正着,被夫妻俩弄死的艾希看着自己的尸体,又看了看在上路毫无压力甚至还在反对面野的泰达米尔,沉默了一会面无表情地打开了聊天频道。

【全部】寒冰射手-艾希:蛮子。


上路的蛮王一刀收掉石头人,看到自家媳妇喊自己赶紧回话。

【全部】蛮族之王-泰达米尔:哎!老婆咋了?

【全部】寒冰射手-艾希:离婚!

【全部】蛮族之王-泰达米尔:????

【全部】时间刺客-艾克:恭喜恭喜!

【全部】暴走萝莉-金克斯:哈哈哈哈哈哈分手快乐! 





其他一群单身狗:………感觉莫名被这两对花样秀了一脸???


现欧|一些随笔段子

#现欧

#文/思远道。

#ooc是有的。




1/

“高述喜欢一个白痴。喜欢了整整大学四年。”


“喂喂老高,谁是白痴啊。那大学毕业后呢?”


“高述和他的白痴在一起了。他爱他。”



2/

高述一直都知道欧阳是他此生唯一的救赎,得之他幸,失之他命。

可高述却不知道对于欧阳来说,他高述也是此生唯一的阳光。

唯一会无条件纵容他关心他,却又会在他犯错时及时指出批评的人。

唯一会尊重他的爱好,哪怕不懂那些游戏术语也会为了他去一点点的了解,抽时间去陪他做他想做的事情。

唯一的,会将社交恐惧症患者的欧阳从黑暗的深渊中拉出来,让他不再害怕人群与交往。


欧阳在心里对自己说,你看,老高对你多么重要,可是他到底是你的什么人呢?


直到高述向欧阳告白的那一刻,欧阳看着高述眼底的不安与执着,突然就明白了,他想他自己现在眼底一定盛满了喜悦的光芒,因为他的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一种释然,他想他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高述是他的唯一,此生唯一的阳光与良药。只是成为朋友还不够,原来他也早在一日日的交往中喜欢上了他的药。


迎着高述惊愕的目光,欧阳上前吻在了高述的唇上。


“无关性别,我只是喜欢你。”

“那么余生,请多多指教。”




3/

高述能通过欧阳的陪伴和心理医生的疏导渐渐走出心结,可是欧阳做不到,他甚至无法将自己的经历说出口告诉别人,他觉得向别人诉说这种稀松平常的悲情往事是一种矫情造作,他不愿这样。

他把自己封闭在了虚拟的世界里,逃避着所有的现实交际企图来保护自己,可这世上又有谁是真的能超脱俗世活在自己的世界,所以欧阳痛苦,他一边淡然冷漠的看着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与态度,也许有好的,也许有坏的,可他不在意。

高述觉得自己是最了解欧阳的人,他知道欧阳的过去同自己一样不快乐,这个之于他如同太阳的少年,其实本身自己就置身黑暗当中,却依然因为善良的本性把所有阳光留给自己,高述又生气又心疼,他气欧阳把自己封闭起来连他都不愿相信,他心疼欧阳的过去奢望自己能给他一个好的未来。

可奢望终究是奢望,害怕失去阳光的他,连喜欢都不敢说出口,连关怀都做的小心翼翼。

他终究是卑劣,但他依然渴望欧阳能从自己建造的象牙塔中走出来,他想告诉欧阳,这个世界是现实又残忍的,可他还有他,以后的路再艰难,只要欧阳同意,他就会一直陪他走下去。

“我希望能将他拯救于深渊,就像他拯救出我一样。”




4/

“老高圣诞节快乐!你缺什么吗?有什么想要的,我送给你啊。”


高述看着将自己缩成一团的欧阳,突然想到了大一那年圣诞节的情景,已经和高述开始混熟的欧阳终于被高述拉去剪了头发。刚剪完头发的欧阳看起来比往日更加有活力,一头棕色的卷发看起来蓬松又柔软,乌黑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向自己,而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我不缺什么。”


情景转化,还是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宿舍,可上一年兴冲冲问他要什么礼物的欧阳此时却像个初生的没有安全感的婴儿般把自己缩在被窝里。


高述低头看着桌上的苹果,刘海遮住了低垂下去的眉眼,声音也低低的,与其说诉说不如说更像是自语。



“错了,我缺。


我缺一个叫欧阳的男朋友。”

“欧阳,圣诞快乐。”





5/

所有的偶然事件的背后都有着必然的因素在支撑着,就像高述不会无缘无故的喜欢欧阳,就像欧阳不会无缘无故的依赖高述。

人生的路有很多条,可是高述偏要选那一条长满了荆棘、凹凸崎岖,但在末尾却有欧阳相伴的一条路。

“明明是你亲口叫我不要放弃的不是吗?”

“永远别说你和我没关系,我听着很难受。”

“难过的时候就回头看看我,你不是一个人在黑暗中行走。”

“你不是海鸥,你是我的珍宝。我的欧阳。”





————————————

是很久之前在bcy上跟着更新码的一些段子,语言俗不可耐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真的真的,很喜欢他们两个。真的希望他们能好好的。